2007年9月30日 星期日

螢火蟲與壁虎君--大毛的大埔

想當初第一次看見的時候,覺得很新奇,不停的觀察螢火蟲,有時還伸出手自以為能與他溝通般的鬥著他玩,久而久之,晚上螢火蟲的拜訪我也開始漸漸的習以為常。

螢火蟲的壽命真的不長,每天晚上逐一來拜訪我的朋友們,通常隔天早上都會接受我的禱告,然後丟進垃圾袋裡,或許有點殘忍,但或許這就是每種生物的宿命。

相較於螢火蟲,壁虎君(這是小弟我基於對大自然的敬畏所給予的尊稱)過的就快活多了!由於不少的昆蟲,晚上都會因為看到美館的燈火而飛進來,或者休息或者飛舞於燈管旁邊,但總也會有停下來靠在天花板的那個剎那!這時候,就是壁虎君還有他的好朋友們最快樂的時光了,一隻、兩隻......一口接著一口,壁虎們越來越肥大,這樣說雖然有點像恐怖小說,但壁虎的數量隨著我進住以後,在室內爬行的壁虎就越來越多隻,老班底們也越來越肥大,大到我都快搞不清楚誰是蜥蜴誰是壁虎了!

前言也差不多交代清楚了,我必須要回到主題;有一天半夜,我起床上廁所,那時真的很暗了,我戰戰兢兢地從寢室走到辦公室時,又看見了一隻螢火蟲飛阿飛的,很優雅的在漆黑的辦公室裡為我點綴了的指路光芒,在著迷的同時我也不開日光燈了,以免破壞了這浪漫的感覺;上完廁所後,我習慣性的又注意了一下他大概在哪裡歇腳,想說明天或許可以幫他收屍( ? )很快的我找到了牠,不過我發現「疑?他的動作怎麼怪怪的?」忽上忽下、忽左忽右的光芒,移動又很短促.......。

我已不忍再說,那嘴已經把頭咬住,只剩半點光芒。

2 則留言:

musa 提到...

看完文章腦子浮出這畫面...雖畫的有些草率...但是可以想像那纏鬥的過程

wml 提到...

ㄚ~~血腥變浪漫了